Rinaldo

荌蒾蓚:

“抱歉,让你失望了。”


安迷修喘着气,额角渗出细密汗珠,他的双剑一贯很稳,剑法古朴大方,却又变化无常,自创的一套剑法在对决中难尝败绩,是剑士中的翘楚。


但此时拿着的这柄剑并不是很稳。


因为它正指着雷狮的咽喉。


他以为雷狮会说点什么,比如大骂他是个忘恩负义的小畜生,比如嬉笑着挑衅他不敢动手,比如…
但雷狮没有,雷狮近乎赞许般看着他,嘴角咧开,真真切切在笑。


雷狮说:


“失望?并没有喔。”


那时候的安迷修没能明白雷狮的意思。


他的剑猛然贯穿后者的咽喉,而雷狮头颅一扬,身躯颤抖,喉结处流出一线鲜血,蜿蜒着向下。
却没有然后了,他慢慢伸手,轻巧握住剑身,任凭手心被割得鲜血淋漓。


这不可能。


安迷修瞳孔收缩,视野里还是雷狮的笑脸。雷狮轻描淡写把喉咙里的剑尖拔出来,血并没有飙出来,颈侧的大动脉,喉咙里的气管,还有喉咙上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雷狮是不死的巫师,这是人尽皆知的名号不假。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个不死,并不仅仅指年龄。


安迷修双腿一软,跌坐在地,原本空空荡荡的心口陡生出新的肉芽,风在心室鼓动,撕裂般的疼痛缓慢愈合,酸胀麻痒,一时间说不上是悲伤还是欣喜。


他明明做好了杀死他的准备。


而雷狮凑上前去,不紧不慢地蹲下,手指轻佻沿着安迷修脸颊一线抚摸。
他笑着,笑容里有怜悯,也有期许,像以前给他上魔药课一样,淳淳教导:


“能杀死我的可不是剑,是剑鞘啊。”


——————————————————
设定见 @醺
杀死雷狮的正确办法是把他的魔力慢♂慢♂榨♂干♂,具体操作大家都懂。

荌蒾蓚:

黑云压城,城外是震耳欲聋的喊声,叛军已经攻打到城门下,广厦将倾。


宫殿依旧华美盛丽,内里已经空空如也,宫女和内侍纷纷逃命。上好的宴席已经消磨干净,如今杯盘狼藉,坐在王位上的雷狮一把抓住一旁安迷修的手臂,问他:


“你也要走吗?”


很多年前雷狮也问过这个问题,那时候安迷修把雷狮藏在自己宽大的衣袍里带出了城,保留下最后的皇室血脉。
出城以后,少不更事的雷狮钻了出来,攥住安迷修衣袍的后摆,声音软糯,把唇瓣咬得死紧,微微偏过头。
他说:


“你也要走吗?”


他的头又低了点,声音强压着抖,作出满不在乎又宽宏大度的样子,接着说:


“想走就走吧,我不拦着你。”


安迷修就叹了口气,回过头去。
几日风尘赶路把这个刚刚拜离师门的青年骑士打磨得像个中年人,然而他的眼神依旧很亮。
他蹲下身,亲吻雷狮的额头,说:


“不,陛下,我会一直陪在您的身边。”



后来的雷狮走上了复仇之路,把当年谋权篡位的逆臣一并诛之。王朝的辉煌还未再现,暴君苛政就先引起了民怨,反叛军民心所向,自然趁机举起大旗。


安迷修站在阴影里,脸上的轮廓隐入晦暗中,看不分明。
他看着这个他一手带大的孩子,第一次觉得自己并不认识他,或者从未认识过他。
雷狮歪着头,仿佛还是当年那个孩子,他的嘴微微咧开,笑意浮在脸颊上,眼神却是阴沉的。


安迷修不动声色地后退半步,欲挣脱雷狮的掌控。
他说:


“嗯,我要走了。”


他亲眼见过雷狮如何亲自在忠臣脸上刺下大字,见过他如何让军队去百姓手里搜掠,见过他荒淫无度,不听劝阻。
他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雷狮笑了,笑得低沉又癫狂,放纵又克制,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大殿里,像是一场恶鬼的狂欢。
安迷修被他笑得后背发凉,而雷狮则骤然停住笑声,狠一拽安迷修的手,趁后者重心不稳,把他揽进怀中。


他声音带笑,却冷得吓人,他说:


“想走?没门。”

荌蒾蓚:

安迷修在相亲。


他,一个大龄未婚男青年,熬不过家长威逼利诱苦口婆心,在得到拍胸脯保证女方确实性格家境各方面都不错值得一看的情况下,终于万般无奈答应下来,去相亲了。
这几乎是每个单身青年的必由之路,是逃不过的宿命,是生物繁衍前寻找配偶的简化环节。


安迷修其实真的对相亲不感冒,他向来相信感情来源是日久生情细水长流,举案齐眉久处不厌,而非一顿饭的时间,两人攀谈互相交流,互通一番户口情况,就此定下整个枯燥乏味或满地鸡毛的后半生。


他想,怎么会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


然后对面椅子大咧咧坐下来一个人,他抬头,呼吸一滞。
也许月老抽空和兔儿神私会,红娘用红线玩了个翻绳,山崩海啸击打顽固礁石,把对外宣称坚不可摧的石头打出裂痕。


怎么会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该死。


雷狮也奇,他对老头子的指示没什么好气,但他那不成器的大哥从中作梗,惹得家长对他婚姻大事产生担忧,就此定下一桩非他本人所愿的相亲。
据说对面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家境和性格都很不错——
却没想到是个男的。


“……你是,来相亲的?”


雷狮蹙眉,他对性向之类的东西向来不怎么感冒,对小部分团体也没有歧视的恶意,倒有微妙的好奇。
他再三确认地点和桌号,准确无误。
他再三打量眼前一直傻愣着,刚回过神的男人,突然对接下来的相亲提起了兴趣。


“对,在下是…是来相亲的。”


安迷修连演上个话剧时的自称都爆出来了,雷狮也很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自我介绍中规中矩地展开,雷狮讶异于安迷修对自己的家庭情况只字不提,尽管他的白衬衫和领带看起来单调随意,然而却是出自某个圈内小众却有天才之名的设计师之手,明显经济条件就不会差。
但安迷修提的大多是有关兴趣和日常生活的话题,他刚开口的时候有一点因为紧张而引起的结巴,讲到自己家里养的猫的时候却眉飞色舞,讲到美学的专业领域更是行云流水。
雷狮一边听,一边颔首示意他继续,用起品酒的专业手法去喝杯子里某个年代的雷司令。


气氛很好,音乐不错,一切都好,这时酒店的门被人猛地推开。


一个妆容精致的女生匆匆走进,四处张望之后数着桌号迈步,然后在两个人落座的桌前放慢了脚。


这次相亲出了个乌龙,媒人同时把她安排给了两个对象,虽然中间人再三道歉,但当事的两位先生毕竟还不知情,还是由她出面处理更为妥当。
她已经做好了尴尬道歉的准备,没想到看到了这幅光景。


两个男人坐在桌前,一个面色微红,侃侃而谈,另一个扶着下巴,好像在认真倾听,两个人的红酒和食物都动得不多,看来是相谈甚欢,有种旁人难以介入的氛围。


这是个什么操作?


她目瞪口呆,脚步温吞地走过那个位置,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雷狮早就注意到了她,此时抬头看她,目光深邃,食指抵着唇心,作噤声手势。
她迟疑着点点头,脚步先是沉重,然后渐渐放轻放慢,最后轻快地走出大门,深呼吸之后打了个电话,声音轻柔:


“喂,妈妈啊,嗯嗯,这就回来。”她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场面,笑意慢慢飞上眉梢眼角,她闷闷笑了两声,然后继续说:


“相亲?当然是泡汤啦——”


安迷修回过头,身后空空荡荡,他转回去看向雷狮,脑袋上冒出问号。
雷狮笑得更开心了,他说:“没事,你继续说。”

[雷安]微醺。

荌蒾蓚:

*


雷狮接到安迷修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两点。


他的睡眠较浅,睡前要把手机放离枕边,拉上房间的所有窗户和窗帘,把门锁拧上两遍,以一个最稳妥,最舒适的姿势躺好,放空大脑约二十分钟后,才能眉头紧锁地进入梦乡。
所以当电话响起第一声的时候,他就醒了。
他对自己的隐私很有保护的自觉,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因号码泄露而被人骚扰的可能,换个思路想,就算是骚扰电话,也不会在这个点打来。


他的眼皮浮肿着,粘连在一起,撑开一条模糊的缝,然后在看到来电姓名的时候双眼猛地睁大,不顾满是血丝的眼睛适应不了手机光线。
所有的怒气和破口大骂的冲动一起消失,他陡然清醒。


他大概花了0.1秒反应,然后按下了接听。


“喂?”


雷狮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一点哑,嘴里水分耗干得差不多,连带着喉咙发堵,别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安迷修却没有很快回话,电话那边是断续的呼吸声,过了好一会儿,安迷修才拖出一个无意义的长音,像是捏着鼻子在说话。
雷狮突然就明白了这个电话来的原因。


——安迷修醉了。


说起来在他们分手之前也曾有过这样的时候,安迷修的酒量不算差,也说不上好,但是酒品无疑是很好的,喝醉了不会惹事,也不会破口大骂,不会随便跟酒桌上的人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讲一番江湖义气之类的豪言壮语,更不会像油腻谢顶,啤酒肚顶得像怀胎六月一样的中年男人那样,说着自以为恰当的荤话段子。


稍微喝醉了的安迷修会小口小口抿着酒液,不管杯子里是纯生还是老白干,都能被他喝出红酒或是鸡尾酒的格调。
他失去思考能力的话就会费力地睁大眼睛,尽可能摆出认真倾听的状态,用微笑应对周围人的搭话。
等实在醉得要晕过去了,他也会控制身体的倒向,不会倒在身边人的身上,而会收拾好面前的餐具再一低头,睡个人事不省。
雷狮当时只觉得惊叹,世界上居然真有这种野生的傻逼,喝酒就喝酒,他搞得一桌子酒严肃得像法庭宣判,直到他倒下那一刻起法官才一锤定音,无罪释放。其他人才渐渐开始发酒疯,开始有说有笑。


不是说安迷修的表现就不正常,但他喝酒的状态,实在不像一个要买醉的人。


雷狮那时候把安迷修背回了住处,他本没有那么好的耐心,要不是看在还有其他人的份上,他一定会攥着安迷修的领口,一路把他拖回去。
安迷修就那么安安静静趴在他背上,突然迷迷糊糊叫了一声,拖着鼻音和含糊的腔调叫:


“雷狮……”


那天安迷修说了一路,雷狮就听了一路。喝醉的安迷修和平时不一样,平时他老是揣着,喝完酒之后,就格外放得开了,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


他们度过荒谬又放浪的晚上,一起守到澄澈干净的黎明,醒来之后安迷修完全断片,但从一片狼藉和雷狮的只言片语里也能推出事情经过和发展。
从此之后安迷修再没跟雷狮出去喝过,雷狮也就把这当做一次有趣的回忆,偶尔提一提,以触动安迷修敏感的神经。


今天的安迷修也喝醉了,不知道是跟谁去喝,为什么要喝,雷狮沉默着,思考要不要挂掉电话,让他好好清醒。
虽然趁人之危是他的一贯作风,可由着前任撒野而坐视不理并不是他的做派,并非对这种场合没有别的臆想,但他现在的心情实在微妙。


安迷修和雷狮分手了,说不上谁提的。
也说不上提,说吵更恰当,那晚雷狮喝完酒回家,大脑发热脚跟发凉,一肚子酒桌上旁人指手画脚的怨气,冲着安迷修就是狂轰滥炸。
安迷修说:“那你想我怎么样,你说。”


雷狮就更不爽了。
他厌烦了安迷修一副圣人的嘴脸,遇事第一反应就是问他到底想怎么样,不卑不亢不咸不淡,倒像他在无理取闹。
从头到尾看不出安迷修对这段感情有什么表示,好像就是他全权主导,安迷修被动接受,不说开心,也看不出好。
雷狮就忍着牙酸,打了个憋回嗓子的酒嗝,阴阴笑了起来。
他说:“分了吧。”


他说的时候无疑并不清醒,然而也没有醉到断片,所以他挑衅式地看着安迷修,想从他眼里看到一点无措慌乱,或者是别的情绪,从而得到一时的痛快。


然而什么都没有。
安迷修只是一怔,盯紧了他的眼睛想要确认当事人是不是还有自主意识,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仿佛松了口气。
最后安迷修点点头说:“好。”


安迷修走进屋里收拾个人用品,而雷狮在客厅一声不吭地把所有能搬得动的东西砸了个遍。
等雷狮累得在沙发上躺着进入梦乡,他听见了一声关门的轻响。
从此安迷修再没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任何方面。


雷狮不太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但关于这件事,他也只能三缄其口。
今天安迷修打电话来,他心脏揪紧了,满心满脑都是不加掩饰的疼。
他以为安迷修走这段时间足以戒掉一切,凌晨的吻雨天的床,车里品味糟糕的清新剂和茶味的牙膏。
他不无烦躁地闭上眼说:“有事吗?”
安迷修的呼吸声停滞了一秒,随即他说:“你…下楼来。”
他吐字含混,但脑子好像还没死机,所以他又说了一次:“下楼……我在楼下。”


雷狮见到安迷修的时候,安迷修也看见了雷狮。
大约过了三秒,安迷修笑出了声。
雷狮穿着人字拖大裤衩,外面裹了件不合衬的外套,明显中空,头发乱得鸡窝一样。
他没什么好气,不过对着安迷修,又发不起火来。


他只是轻啧一声,别过头:“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安迷修就止住笑,问:


“你想跟我复合吗?”


雷狮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是激动还是狂喜,大脑当机还是满屏空白,都说不清楚,他直视安迷修的眼睛。
那双漂亮的眼睛蒙了雾,有没有笑意也看不分明。
犹豫不是他的风格,惊疑没有任何意义,他直截了当上前半步:


“我当然想…!”


安迷修就笑了。
像听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笑得又狡黠又放纵,像别有深意,又像只是单纯的醉态。
他笑着说:


“你…想得美……”


雷狮深深吸了一口气。
安迷修是真的醉了,不然不至于黑灯瞎火摸到他楼底下,就为了逗他这么一句话。
但他现在还真不知道拿安迷修怎么办。


他有点希望喝醉的是自己,如果是,那他可以趁醉装疯,再坦然一句我就是喝多了你别跟我计较。
但安迷修喝醉了,这下无论他做什么,那都是胜之不武趁虚而入,于是他走上前去,根本懒得商量,抻臂一把揽住安迷修,往肩上一扛。
他轻声说:


“……改天再收拾你,先跟我回家。”


安迷修好像听到了,又好像没听到,总归没挣扎也没乱动,就这么垂下双臂,软趴趴地待着。


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荌蒾蓚:

“雷狮,你想要的是什么。”


雷狮的手就停住了,悬在半空,再也没能环住安迷修的腰。
他想,只差一点了。


只差一点就可以从背后抱住安迷修,像往常一样轻轻咬住皮肤下的动脉,吮走鲜血,就可以假装什么意外也没发生过。


可是安迷修问了,那荒谬的晚上,圆月,沙发,混乱的理智和崩塌泄洪的欲望,就不能再当做没发生过。


安迷修的衬衫领口敞开着,上面留下的不是两个小小的牙印,而是一整块发红的吻痕。
雷狮沉默了。
如果相互利用的可靠关系变为复杂支离的仇恨,如果他跟安迷修回到初见那样你死我活。
他要怎么办呢。


“雷狮?”


安迷修叫他的名字。
他试探着一片深不见底的泥潭,企图得到彼此通透心照不宣的结果,他希望这是一场有回响的牵扯,而不是只有他深陷其中。
他转过头还想说话,却发不出其他声音。


因为雷狮没有表情。
雷狮目光森冷地盯着他,一如初见,像是对他多话的不满。
雷狮说:


“我想要你…的血,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说完他还笑了笑,一如既往。


安迷修没听出那小小的停顿。

荌蒾蓚:

巫师和他的小男孩一起住着。



雷狮回到家的时候,安迷修刚刚哭完一场,他身边堆着一大沓叠得整整齐齐的,用过的餐巾纸,眼睛红彤彤的,泫然欲泣地看着雷狮。
雷狮幸灾乐祸地笑了:
“哟,这是怎么了?”
安迷修抽了抽鼻子,一开口就是哭腔:
“你…为什么会用洋葱汁调魔药啊……!”



安迷修已经不像刚来的时候那么拘谨了,得到了雷狮的许可之后,时常会动一动雷狮的书架,翻一翻那些雷狮自己都懒得啃的典籍,研究一下雷狮的魔法道具和药水。
他确实很有天赋,聪明,并且好学。可惜他的监护人并没有关照小孩的自觉,不仅没有淳淳教导的好心,甚至还经常给安迷修制造一点“小惊喜”。
像这样的洋葱汁只是小事,其他的还有会动的巧克力,伪装成书的小怪物等等。
有时他甚至会把安迷修扔到屋外的树林里,让他跟林子里的野兽们肉搏。



“这是为了你好。”


雷狮第一次把他扔出去的时候这么说着,他哼着小曲,一挥魔杖,门栓咔嚓一声拴住,安迷修焦急的呼喊就被隔绝在了门外。
雷狮嘴角一咧,抿了一口桌上的番茄汁,又说:


“希望你可以活得久一点,不然就太无聊了。”


这句话安迷修其实听不见,但安迷修隔着窗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雷狮并不是在开玩笑,而且确实不准备放他进屋。
安迷修只能捡起屋外烧炭火用的铁钳,护在身前,咬紧牙关,止住身体的颤抖。
林中的老虎被雷狮随意一挥魔杖打瞎了一只眼,已经在屋外转了好几天。
此时一人一虎无声对视着,安迷修卯足了劲,大喊一声,脚跟离地,竟是直直冲了上去。


“只靠脑子里的水就活到了今天,你也是不容易。”


雷狮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他坐在死去老虎的头顶,吊儿郎当骑跨着。
安迷修背靠门前的台阶坐着,双腿还在发抖。他大口喘着气,虽然身上没有大的伤痕,只有在地上翻滚时沾带的灰尘和一些小块的淤青,但他的体力和精神却是真的到极限了。
他还未发育成型的喉结缓慢滚动,如果雷狮没有出现,或者出现得晚了两秒,他也许已经死在了虎爪下。


雷狮自虎背上一跃而下,拍了拍衣袍,从失神的安迷修身边走过,甚至没有伸手扶他一把。
安迷修勉强支着双腿,狼狈地站起身。



雷狮想,真是废物。
他又想,自己干嘛想不开,要把这个拖油瓶捡回来。
他就这么想着,脸色愈发阴沉,甚至开始考虑直接夺去这小孩体内魔力的可能。
这时,他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清亮又稚嫩的声音:


“我要武器!”


雷狮稍感讶异地回过头,站都站不稳的安迷修紧紧抓住门槛,借力挺直了脊梁,眼神坚定。
他坦然直视着他的眼睛,又一次开口:


“雷狮先生…我会变强的…请给我武器!”


…好像变得有趣起来了。雷狮想。
他的嘴角慢慢上扬,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而安迷修握紧手心,紧张等待他的答复。


“可以。”


雷狮看了他一会儿,把头转回去,安迷修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见他的声音,满是不加掩饰的愉悦,又仿佛不怀好意。


“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荌蒾蓚:

醺醺 @醺 的不死魔男与捡来的孩子的设定!
不清楚的可以点这里





安迷修第一次遇到雷狮的时候,还以为是遇到了拍花子。


他被看不见的东西牵引,被拉去正式盖公章的大法庭,被按着手印下了指印,从此名正言顺又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合法监护人。
刚回到家的雷狮一言不发,对安迷修的问题也一概置之不理,只是坐在床头,强硬地把安迷修拢在两腿之间,从背后握紧他的手,让他双手并合,硬生生掰成了捧起什么的形状。


安迷修的手还很嫩,而雷狮的手心满是被魔药腐蚀过的裂口,老茧,粗糙的指节硌得安迷修生疼。
他已经有点焦虑了,这种情况更让他觉得无礼,他试图挣开,可是他的臂力和成年人到底还是有差距。
他的视线四处梭巡,试图找到逃脱的机会,他的手心全是汗,索性扯开嗓子大声开口。


他说:


“起码、起码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吧!”


雷狮没有说话。
安迷修只觉得一股热流经由他们手指交叠的部分涌起,他的四肢百骸里有什么力量破土而出,他的呼吸一滞,眼前的光景让他忘记了其他。


金色和蓝色的光点交相辉映,迸发出火焰般的光,整个小屋刹那间通明澈亮。


好像整个世界突然就被点亮了。


雷狮松开手,光芒慢慢熄灭,安迷修的眼睛还是晶亮的,他的睫毛发颤,瞳孔还在适应周身的光线,在光明后灰蒙的空白里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和耳边巫师掷下的话语。


“雷狮。”

荌蒾蓚:

前文走这



雷狮差不多也玩腻了。


场内的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满场只剩下杂鱼的议论和女生低低的抽泣声。
就这样为止了吗?真是无聊。


他抬起手甩开正在发抖的便宜舞伴,打了个哈欠,打算让那些他自己都没混得眼熟的拥趸收拾一下残局,再给斯莱特林的同学们一点小小的礼物,最后转身走人。


他的手势还没打出去,半空中的手就被人拉住了。
这只手惯握的是凤凰羽毛内芯的魔杖,光洁而有力,此时它紧紧锁住雷狮的手腕,从腕部滑到手心。
掌心贴合,雷狮眉头一挑,与那个人目光相对。


他的呼吸就停滞了一个瞬间。


时间回到之前。


“安迷修学长,你是想……?”


安迷修已经扣上了略窄的小马甲,他提着西装外套的衣领一扯,再理平领带褶皱,一手抓起对方手里捧着的假面。


他没有回答,径直向舞池里走去,衣摆在风中掀起微妙的弧度。


他把面具缓缓按上鼻梁,假面上的金纹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时间回到现在。


安迷修的声音还是礼貌的,带着受过良好教育的从容不迫。
他说:


“这位先生,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雷狮的手没有挣开,而抓住他的安迷修也没有想让他轻易挣脱的意思。
然而雷狮却也没有僵住步子,反而饶有兴致地配合起安迷修的拖拽,走进舞池中央。


所有人都自觉让出了位置,此时整个大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雷狮站定了脚,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刚好够两个人听到。
他说:


“如果我拒绝呢?”


安迷修就把下巴搁上了他肩头。
此时两个人手指相扣,雷狮搂着安迷修的腰,而安迷修搭上雷狮的肩,再贴近一点也无伤大雅,反而更多了一点暧昧的亲昵。
可安迷修的语气远不及他邀约时那么温文尔雅,甚至可以说得上蛮横无理。


他说: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恶党。”


雷狮就笑了。


音乐奏响,他们在舞池里交换复杂到让人眼花的舞步,一个中规中矩又极富美感,一个攻城掠地而不落下风。
像一场没有刀枪而更显凶险的战争,空气里满是硝烟味。


这是雷狮第一次觉得安迷修也不是那么古板老成,而安迷修则依旧认为雷狮不可理喻。


那又如何,毕竟这并非结局,而是一切的开始。



——end——

荌蒾蓚:

“安迷修学长,格兰芬多的雷狮,又、又在挑事了——”


安迷修手上的刀叉一顿,在餐盘上划出不大的擦刮声。他皱着眉头,拿餐巾擦过嘴,匆匆起身,跟着来通风报信的同学火速赶去现场。


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积怨不止一天两天,而雷狮,这个格兰芬多的现任学生头领,无疑将双方矛盾推向了最高点。
作为麻瓜贵族的后代,他对血统纯正的斯莱特林学生一概抱有偏见,但凡有人稍微提到提血缘相关的话题,就会被雷狮按在地上摩擦。
高傲的斯莱特林学生哪里受得了这种气,奈何确实打不过雷狮,只好跑到安迷修学长面前,痛数雷狮种种“罪行”。
就这样,安迷修被正义感趋势,被学弟学妹们怂恿,半推半就地成了斯莱特林的学生领袖,斯莱特林才总算可以和格兰芬多分庭抗礼。


然而和平短暂如昙花一现,雷狮并不会因此罢手,这点谁都清楚。


这一次的事件也不稀奇,无非就是圣诞夜的假面舞会,雷狮仗着自己恶名在外,胡作非为。
他戴着聊胜于无的麻瓜的半脸面具,像是要挑战所有巫师的权威。


雷狮走了一路,就邀请了一路的斯莱特林院的女生跳舞。
拒绝的人会被雷狮的手下“不小心”泼上有醋酸味的魔药,裙角会被不知哪儿来的小精灵划破,或是被突然动起来的桌角绊倒。


如果只是跳舞也还好,可雷狮的舞步也是刻意刁难,毫无绅士风度,借着急速的步点一个个狠踩上女士们的鞋面。
不止如此,他每首歌还要换三个舞伴,斯莱特林的女生早早想要离场,却又被格兰芬多的学生拦下——


真是岂有此理!


安迷修听完了身边人七嘴八舌的诉说,却拒绝了他们动手的请求。


“不,不能在这里动手。”


安迷修很愤怒,但他也很冷静。
说到底,雷狮一伙到现在的所有举动也只是停留在“恶作剧”的范畴而已,如果贸然动手,第一时间受到惩罚的很有可能会是斯莱特林的学生。


“可是…难道就让他这么、这么……”


安迷修长出一口气,眼神透过餐厅的幕帘,定定看向舞池,眉关紧锁。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回头,说:


“你们谁有面具吗?”


——tbc——

荌蒾蓚:

“不要相信科幻电影里描绘的人工智能的爱。”




雷狮皱着眉头,头也不抬地说着,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的方块中间来回穿梭,一组又一组五彩斑斓的色块被消除,排行榜上的积分也一直在飞速增加。




“人工智能不会有爱,他们甚至没有感情和自我意识,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只是一组代码,是程序,谎言和欺骗。”




安迷修愣了愣,良久,他好像还不死心,又张了张嘴:


“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吗?”




雷狮的手指在空中微若不察地一抖,方块碰撞得稍慢,倒计时停止,屏幕上闪出game over。


他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把手机揣回兜里,抬起头来直视安迷修:


“没有,你脑子坏了吗,机器就是机器,还能变成人不成?”




安迷修想,那这算什么呢。


他的左胸腔内的能源炉又一次微微发烫,带着雷狮口中的欺骗,谎言和不存在的程序代码,带着属于人类的酸楚和属于人工智能的计算紊乱。


他看着雷狮,想张嘴解说他现在的困惑,却又有另一种既有设定以外的指令让他难以动用发声器,于是他就说不出话了,只能这样看着。




他想,这算什么呢。